惹春酥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三五小说网www.hipsterdate.net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自从被顾莞月操纵着造下杀孽无数,陆濯容几乎每时每刻都想着死。

顾莞月说得对,他本就是人,每天都挣扎在痛苦里,他真的好累好累,后来他甚至都不想找她报仇了,他只想一了百了。

直到他以游魂形态,听到顾莞月的阴谋后。

原来她逼他行屠戮之举,是为了聚怨魂来起阵,如此邪毒的阵法,也不知道会召唤回什么东西,陆濯容想,必须要毁掉它。

这个念头让陆濯容灰寂已久的心脏重新跳动起来,接下来的日子里,陆濯容一直在寻找顾莞月口中的那个怨魂阵,很奇怪的是,他能感应到此间怨气极沛,却怎么样都找不到阵在哪里。

除此之外,每天应付顾莞月也很耗他心神,他现在很听话,她只需扫给他一个眼神,他就会自己脱下衣物,乖乖跪伏在她的脚边。

今日亦是如此。

枝头吹下了簌簌的白,雪粒躲在窗外,窥看满屋春色。

两颊酡红的女子拥着炉懒在椅上,赤裸的足踝上悬着银铃,被青年的唇舌惹得铛铛作响,淹没了舔弄的暧昧水声。

银铃声忽滞,默了片刻后,骤然响亮的银铃乱了音律,恍若揉了窗外碎雪,满室春水泄。

陆濯容停下唇舌,满脸都是她喷出的穴液,垂眼时一滴清液自青年的长睫洇落。

顾莞月俯下身,掐着陆濯容的下巴强逼他抬起头来,她饶有兴致地欣赏着他瞳孔里那潮湿的欲,一边漫不经心地想,也不知道他的这份乖巧里,究竟有几分是驯化的结果,又有几分是身魂分离下的作用。

她放下怀里手炉,奖赏意味地拉开衣襟,把他的头埋进胸里。

女子葱根般的细指沿着青年的胸膛往下滑,停在他的小腹处,她抬起指,弹了弹他的鸡巴。

顾莞月没有收力道,陆濯容闷哼了一声,声音里爽的意味要比痛多。

他如今这幅模样,可彻彻底底是拜她所赐。

顾莞月并不喜欢他在床上太听话,可她到底还是怕他太失控,是以又不愿解开给他下的身魂分离之术,于是在和他的情事上,她时常会故意折磨他,久而久之,陆濯容就被她调教得只要她松开衣带,他的阳具就会瞬间硬挺。

正如此刻,求欢的欲想浓了他本颜色清浅的瞳水,顾莞月却没有满足他,这时她胸乳尖端的两粒红豆皆被吃得泛开痒意,顾莞月竟伸手推开陆濯容,她自顾自地系好衣带,随即看都没看他一眼,抬脚出了门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高辣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名画

名画

宸月
俞画每天都梦见自己被同一个人脱掉衣服0遍全身。
高辣 连载 1万字
潜规则之书

潜规则之书

端木旗
作为一个社畜,加班对于王元来说是很正常的事情。 只是他所工作的这家服装设计公司,老板实在太过抠门了些,不仅仅没有加 班费,连补休都不行。 要不是今晚跟王元一起加班的还有一个美女同事张月娜,王元早就提前跑路 了。 “王哥,你将之前的设计图资料拿给我吧。”张月娜对王元说。 这小姑娘长了一张清纯的萝莉脸,身材也是属于小巧的类型,只是穿着灰色 外套白内衬和短裙的职业装,这种反差分外令王元感觉到诱惑。
高辣 连载 1万字
那些年我们卖过的女友(那些年我们卖过的母狗)

那些年我们卖过的女友(那些年我们卖过的母狗)

jinglebellchang
[凌辱]俗话说,谈钱伤感情,谈感情伤钱,那么如何才能两者兼得呢?山哥告诉我,简单!找个小妹儿谈感情,然后再把她卖出去就可以。 于是我发现了一条改变命运的生财之道——卖女友,我第一个卖出去的,就是我的初恋。 那年我刚满15岁,我自小便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那种农村孩子,家人见我书念不下去,便由我早早辍学出来混社会,也不知托了啥关系,把我弄到一个远房表哥开的网吧里当网管,我这远房表哥也就是山哥。 说起
高辣 连载 3万字
遮月(兄妹骨科1v1)

遮月(兄妹骨科1v1)

荠菜包子
遮月(兄妹骨科>
高辣 连载 21万字
aradiseLost恋与制作人全员向

aradiseLost恋与制作人全员向

煌煌Crépuscule
李泽言 许墨 白起 周棋洛 凌肖我贪得无厌,想要你的全部。
高辣 连载 12万字
凶宅不动產

凶宅不动產

Rainy7Windy
故事简介: 我叫阿颯,在镇上经营不动產生意。 与一般的不动產公司不同,我只经营一类特殊的不动產——人们通常称其为「凶宅」,说白了,就是有魂魄出没的宅子。而我的工作,就是为这些「凶宅」寻找合
高辣 连载 14万字